合作新闻 首页> 读书> 正文

我怎么变这样,变得这样倔强

2019-07-08 00:43:29
  

有些人,走着走着就散了;有些感情,过着过着就淡了,我想了那么久,也想不明白,到底是什么稀释了我和她那么深的友情?

她叫洋洋,是微胖界的乖女孩。她有乌黑的长发,丝滑如缎;乌溜溜的大眼睛,灵动皎洁;略带婴儿肥的圆脸,纯真娇憨。我们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同桌,又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,整日形影不离。那时候,我们偷偷上课画井字格,自习课上她看闲书我打掩护,她被老师抽问,我偷偷在纸上写下答案给她,体育课上跑圈,我体力不支落在末尾,她宁肯掉队,也要拉着我的手一起跑。我们一起上课,一起下课,一起吃饭,就连睡觉,有时也会偷偷摸到彼此床上。我的日记只给她看,她的心事只与我谈,我们约好要当彼此的伴娘,要一直一直在一起。

后来,老师换了座位,我与她不再是同桌,我和她的座位中隔了一个男生,但我俩的感情却没有因为座位的影响减淡一丝一毫。记得有一次上一堂很轻松的课时,我俩在课桌后手拉手,攥紧的双手重重地捶着中间那个男生的背,我当时也是在借此机会报复他将我俩阻隔的仇,不知她是否也是这样想。讲台上美丽的女老师正好在点一对好朋友上台表演,却不巧的发现了我俩的小动作,杏眸一瞪,玉指一点,抽中了我俩。我和她脸上划过一丝尴尬,上了台,具体表演了什么我早已忘记,却只记得下台时我们相视一笑,默契尽在不言中。

再后来,她被调到了其他的组,不再与我一起“压榨剥削”组里的男生,她的世界里不再到处是我的足迹,我的生活重心也不再是她。我们依旧形影不离,依旧亲密无间,却好似有什么在发生着改变。有一个晚上,我跑到她床上与她谈心,却突然忘记了如何与她交流,只是听她聊她的新朋友,讲她的好玩事。良久,我才说了一句:“洋洋,我们好像不再是以前一样最好的朋友了。”声音哑哑的,带着一丝哭腔。她也不说话,只是用她的大眼睛,盯着我,眼泪猝不及防的砸下来。我也哭了。我想,我们是在用泪水祭奠曾经的心贴心吧。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我以为眼泪要流干了,她嘶哑地出声:“我们试着回到当初好不好?”我点点头,满心的以为这个危机就这样过去了。可能是因为太天真,以为只要努力,一切都可以回到当初简单的模样,却不知道,时间总是乐钟于打破人的美梦。

再后来的后来,我们俩人的小世界里挤进了别的人。原本两人的友谊变成了两对一组,我和她的争吵也越来越频繁,尽管每次都会和好,但是争吵的次数多了,就成了一个个蛀虫,啃食着我们的友情。终于的终于,蛀虫啃光了耐心,不知是因为什么小事,我连日对她的不满爆发了。我不再与她一同吃饭,不再与她一同聊天,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施舍。可我面上的冷脸,从不代表我的内心,我抓心挠肝地想与她和好,面上却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等着她主动示弱。她曾经说过,我总有着莫名其妙的怒点,生了气满脸都是“我很生气”四个字,却只会冷战,她有时连原因都不知道就被我冷脸相待。可这次,她也是真的生气了,不再温言细语地开导我,也不再笑脸相迎。我们就像陌生人,连眼神的交集都不愿意。我们都那样倔强,明明知道自己有错,却固执的不愿承认,明明心里早就不生气了,可就是不愿意先低头,明明大道理都懂,实践起来却那么难。这一吵闹,我们就再也没有和好过,最后我们都又有了自己新的好朋友,不再满心期待彼此和好,但心里那抹淡淡的遗憾却一直如影随形。

洋洋,不知你还会不会想起我们曾经相处的点滴。

你还记得吗?那个下午,你被男生欺负了,气的直哭,我不管不顾地拉着他让他向你道歉,他阴仄仄地盯着我只说“别多管闲事”,我却不知哪来的勇气与他对视逼他向你道歉,你知道的,那是年级都出了名的小混混。

你还记得吗?我走路总是很大意,教室的每个地方我几乎都摔了个遍,每次我摔得像个四脚朝天的乌龟,周围嘲笑声一片,你却总是第一个上来扶起我,帮我拍掉身上的灰。

你还记得吗?我体育很差,跑个四百米就喘如老牛,俯卧撑蛙跳更是别提了。有一次,体育老师让全班同学除运动员外绕操场蛙跳一圈,我顿时哀嚎。阳光毒辣,操场边的花草都无力地耷拉着头。我跳着,竭尽全力,却只划出一小步的距离,心焦如焚,汗珠顺着额头划下,有些滴到操场上,很快就被阳光蒸发,有些调皮的顺着脸颊划入衣服里,有些则跃进了我的眼里,让我有了流泪的冲动。身后的同学一个个超上前,不少身体素质好的已经逼近了终点,我却还在半途。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,操场上很快就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还在向前挪动。阳光一点都不心疼我们这些孩子,好像把一个夏天的阳光都集中到那天,我的眼前出现了重影,头一沉,差点晕倒。却听到你声嘶力竭地叫喊,说老师走了,让我快点跑到终点。可是我的脚早已酸软无力,只能机械地保持着跳的动作。你急了,冲过来帮我,我却突然倔强地非要跳完不成,终点在即,我一点点向前,像是在维护自己最后一点尊严。刚过终点,你就冲上来扶住要倒的我,帮着我一步步挪回教室。那个时候,你满眼里都是焦急,却好像装满了整个星空的星星。

你还记得吗?你在运动会上第一次跑八百米,你在外圈比赛,我在操场内圈陪你跑,一圈又一圈,我看着你越来越白的脸色,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呐喊,希望你能知道你还有我陪着你。终于跑完全程,你累的一下子瘫下去,她们扶住了你,手忙脚乱的给你喝糖开水。我却不知该帮你做什么好,事后,你还抱怨我没有第一个在终点迎接你。我却只能对你笑笑了事。

你还记得吗?我总是丢三落四,老是不记得带书。那次,我又忘记了带书。我急得拉着你就往家里冲,带起一阵风。好不容易挨到了家,却已无多少时间。我俩急急忙忙打了个摩托车,我却发现没带钱。你帮我垫了车费,却只是笑笑说无所谓啦,可明明是我要回去拿书,你只是被我拉去的而已啊。

你还记得吗?我们爱去的那家奶茶店。每次出门玩,我都要去那家奶茶店喝一杯奶茶,风雨无阻。本来你是不愿的,可在我的带领下也爱上了那家奶茶店,那里就变成了我们的小天地。虽然咱俩都是吃货,可我总是把钱花到了明星周刊上,结果你总是很无奈的将你的分我一份。你知道吗?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,吃货如果愿意与你分享自己的零食,那你一定是她很重要的人。我当时想着,既然我们都是彼此很重要的人,那肯定会一直在一起的吧。

你还记得吗?我们曾经说过的傻话。我总是笑着对你说;“我喜欢你,嫁给我吧。“你也爱笑着回我:“我也喜欢你,不过嫁给你可委屈我了呢。”这时候我总是重重地打你一下,笑着骂:“去你的,你愿嫁,我还不愿娶呢。“我还总是拍着胸脯说:“我是典型的三好学生。”你却总是毫不留情拆我台:“没错,好吃,好睡,好玩嘛。”我爱给你取各种各样的外号,一天叫一个,从不重复。一会是烤全羊,一会是羊肉串,当初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二季热播的时候,我还叫了你好长时间的杨阳洋呢。你总说我叽叽喳喳的,像只麻雀。其实就算是互损也无所谓啊,毕竟我们是最好的闺蜜啊。

洋洋,我们一同度过的那些风浪,曾经收获的感动与惊喜,如今都还历历在目。我们的承诺还在,可我们却不在一起了,当初的誓言都一一随风飘散,但是我已不再执着,只因你现在也很快乐。我只希望站在时光彼岸的我们,都能长成自己喜欢的样子,安之若素。

初三:黄欣怡


相关阅读:
大发娱乐城官网 http://www.fufeng114.com/c/85.html

合作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0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合作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