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作新闻 首页> 科技> 正文

黑市交易猖獗 危废品偷排现象触目惊心

2019-05-09 20:05:40
  

  近来,山东、江苏等地发生多起危险废弃物引发的公共环境事件,引发社会强烈关注。业内人士指出,当前我国危险废弃物处理能力不足、价格高昂,引发危废品层层转包、黑市交易猖獗,大量危废品最终直接偷排地下,其状“触目惊心”,应引起高度重视。

  危废品竟如此非法处置

  2015年底,4名违法分子在山东日照、东营、济宁等地收集废酸及其他化学废液,倾倒至山东章丘普集镇上皋村一个80多米深的废弃矿井中,此后又倒入约40吨废碱,引发强烈化学反应,喷发的有毒气体造成4人当场死亡。2016年1月,湖南省怀化市环保和公安部门也查处一起非法处置铅酸蓄电池案件,现场查封已拆解及未拆解蓄电池约80吨。

  据环保部门透露,2015年多个城市发生的毒跑道事件,也与猖獗的危废品交易有关。一位监管人士指出,正规塑胶跑道使用的是含有调和剂的二甲苯,挥发性强,不会残留有害物质。由于二甲苯价格较贵,一些不法商家购买使用炼油产生的危险废弃物“裂解碳九”,其含有工业原料二甲苯,但也含有更多有毒石化杂质。

  不少环保监管部门以“触目惊心”形容当前危险废弃物非法交易、处置的现状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化工炼油、采矿、金属制品、医药等行业产生的大量危废品,按规定须交予有资质的环保企业收运,处理成本每吨约五六千元,有的高达每吨上万元。为满足企业规避环保成本的需求,行业内有大量无资质的企业或个人,以超低费用收集危废品,由此形成一条完整的黑市交易链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企业将危废品交给无资质企业或个人,一般花费在每吨三五百元,仅此就省出了近九成多环保费用。而大量危废品被层层转包后,最终通过暗管排向地下,或者直接倾倒在荒郊野外的废弃矿井中,对土壤和地下水造成极大污染。

  危废品处理不当,土壤修复难上加难。在东部某市,2010年一家占地约400亩的化工企业整体拆迁后,旧址就成了“毒地”,至今闲置无法使用。

  后来,该市决定对该“毒地”进行修复,仅修复费一项就至少要花费上亿元。由于修复过程中散发的味道太大,在周边学校家长的强烈反对下,土壤修复工程不得不停工。

  随着化工业不断发展,化工废料不断增加,危废品的黑市交易猖獗。记者在网上搜索“化工”“危废”等关键词,随即跳出数十个危废品倒卖QQ群。监管部门通过监测发现,这些QQ群每个都多达数百人,一些群的日交易量动辄几十万元,上百万元也不鲜见,早已形成庞大的危废品倒卖产业链。

  四大原因致监管漏洞百出

  多位环保基层人士表示,危废品管理现状堪称“千疮百孔”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一般化工产品原材料投入和产出比是1.3∶1~1.5∶1,即每生产一吨成品,至少有三五百公斤的危废品产生,其中医药行业产生的危废品更多。现实中,我国实际危废品处理能力难以满足现实需求,只有少数危废品能按有关环保标准进行处理,由此也导致危废品处理价格不断飙升。目前,常州危废品的处理成本动辄每吨在8000元以上,上海有的已涨到每吨一万元以上。

  与此同时,地方保护也导致危废品监管困难异常。2015年下半年,上级环保部门到东部某市督察一家颜料企业,发现其台账登记危废品总量与理论总量有明显出入。上级环保人员督察发现,企业周边空旷地有地方长了草,有地方却没长草,当即叫来挖掘机开挖,才发现不长草的地下埋有大量含醌的有机胺。

  “挖出来的危废品,上级环保部门估算有十来吨,地方人员却说只有两三吨。地方同志不认账,我们也只能做做笔录,把相关样品送到检测机构去检测。这至少也要等几个月时间,没有其他办法跟进。”一位监管人士透露,类似情况比比皆是。

  此外,多地危废品检测力量薄弱,也阻碍危废品环境执法。在不少经济相对欠发达省份,环保监察部门将危废品送到东部沿海省份官方认定的机构检测,动辄需要花几个月时间才能出结果。

  危废品鉴定不仅时间长,相关法律条文中的规定也不甚明确。泰州市公安局环保支队支队长朱金华反映,他们在处理泰兴1.6亿元危废品非法倾倒案时发现,一家企业将废酸卖给了下游企业,卖废酸企业的罪责却难以认定。司法解释虽然明确只有有资质的企业才能处理危废,但在实际执法过程中,一些企业辩称其废酸不是危废品,而是下游企业需要的工业原料。对于这一说法,有关法律条文并无进一步明确规定。

  一位东部发达地区的环保基层干部对记者坦言,由于危废品从鉴定、花费及认定困难重重,动辄一个鉴定要花30多万元,而他们部门一年的支出也就是100多万元,大量的疑似危废品案件,只能不了了之。

  理顺认定机制高压打击违法行为

  记者在基层调研了解到,当前环保欠账多,危废品处置和管理尤为突出,必须补齐处置能力的短板,理顺危废品认定机制,同时高压打击企业违法行为。

  基层环保干部认为,当务之急是加快建设危废品处理设备,尤其要尽快启动建设一批危废品处理中心。宜根据布局的化工生产能力增加供给,降低危废品处理价格。

  常州市环保局副局长吴军说,危废品认定本身不难,难在法院认可的有资质认定的机构较少,国家宜尽快授权一批有认定危废品资质的新机构,并缩短认定周期,保证环保执法及时到位。

  为了防止一些企业以危废品充当工业原料,应明确工业原料的品类登记,加强行政和司法的联合执法。基层环保干部说,化工企业要在质监部门明确登记产品中含有的主要物质,并明确说明产业的适用范围,建立较为完备的责任溯源机制。

  吴军认为,公安机关和环保部门的环境执法取证方式差异较大,对此宜进一步明确在处理危废品案件时,探索两部门联合行动,发现线索后,两方各自根据需求取证,完善证据链,形成对危废品倒卖和倾倒行为的威慑。

  在被曝光的多起危废品污染事件中,受罚的多是操作工,危废品产生单位,转包、倾倒企业负责人并未受到惩罚。“如果仅仅处罚直接责任人,不处罚企业负责人,难以遏制这种行为。”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说,必须进一步明确危废品倒卖相关企业法人的职责,追究其连带责任,从根本上规范市场主体的行为。(半月谈记者方问禹秦华江)

编辑: 陈燕


相关阅读:
现金网彩票 www.gdmbedu.com

合作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0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合作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